朱民:我以前是平着看世界 IMF让我低着头看世界

2016-07-25 00:44 武汉新闻网 编辑:香楚君 网友阅读

  七月下旬的美国首都华盛顿闷热异常。五年前,也是在这样一个闷热的夏天,在兼任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 IMF ) 总裁特别顾问一年后,前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朱民在这里接任了该国际组织副总裁的职位,成为首位进入 IMF 高层的中国人。今天,五年任期已满,是他卸任的日子。

  这位复旦大学天之娇子,约翰 · 霍普金斯大学经济学博士显然对在 IMF 的日子恋恋不舍。在美国时间周五举行的欢送会前夕的 IMF 记者会上,朱民下意识地形容欢送会对他来讲更如"追悼会",表示在这里开始容易,结束真的很难。

  " IMF 让我低着头看世界"

  朱民在卸任前举行的记者会上谈到在 IMF 工作的这六年所取得的成就。令人意外的是,一上来他并没有讲到很具体的经济领域成就,相反他首先觉得 IMF 带给了他全球视野和世界心怀。

  "我以前是平着看世界,现在我是低着头看世界,"朱民在记者会上告诉现场记者。在他看来,全球视野指的是看整个世界是一盘棋,是整体联系起来的。而世界心怀意思是从世界的角度体谅贫穷国家的难处,帮助他们解决问题。

  朱民提到世界上的一些大国在制定政策方针的时候不考虑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只考虑自己,这不是 IMF 所赞赏的。他拿自己负责管理的南非、菲律宾和更小的一些国家举例,表示在每次考虑问题的时候都大小国家一视同仁,努力让大多数国家获得平等的机会,这对他来讲是一种成就感。

  "我给 IMF 带来新鲜的东西"

  谈到一些具体的成就时,朱民觉得作为一个来自新兴国家的官员,他本人给 IMF 带来了一些新鲜的东西,最主要的是新兴国家的经验和想法。

  "我在这里主导了增长和就业政策,"朱民说:"促进经济增长和增加就业在我来 IMF 之前没有被纳入这个组织主要任务,但是出现了很多问题。我认为,没有增长就没有稳定。现在,增长和就业在 IMF 已经成立了一个部门,而且是最受成员国欢迎的一个部门。"

  朱民以科索沃为例。IMF 在仅用财政和货币政策对科索沃进行扶持的阶段,并没有对这个国家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帮助。然而后来在他的建议下,IMF 以促进该国的经济增长为直接目的向该国贷款,迅速帮助这个国家脱离了经济困难。索马里多年战乱,朱民领导向该国先后输入了 27 个技术团队,首先为该国解决了经济发展的技术问题,然后再向该国贷款,这在 IMF 历史上尚属首例。

  "经济增长是硬道理,"朱民引用邓小平的一句著名论断:"这对我来讲是太简单的道理。没有增长就没有收入,就没有社会公平,就没有政治平稳。我从穷国家来,这一点我很清楚。"

  "我帮助中国提升国际舞台地位"

  朱民在深入谈及在 IMF 的成就时,不忘说明在此为中国做出的贡献。他给记者提供了一组增长数据:

  2011 年到 2016 年,中国在 IMF 的股权从 2.8% 提升到 5.98%;在 IMF 的多元贷款项目中,中国占到 8.8%,所有新兴国家占比超过 50%,新兴国家也因此历史上第一次在 IMF 拥有了否决权;中国员工在 IMF 的比例翻了一番,从 2.4% 增加到了 4.8%。

  朱民还补充道:IMF 第一次有了中国的局长、副局长和局长助理。IMF 还给中国官员开辟了快速晋升的通道,打破了中国官员在做到副处级后就很难再有突破的怪圈。他观察到,IMF 员工的教育背景普遍都非常好,但中国员工的教育背景更好,上的大学排名更靠前,高于平均水平。在这样好的条件下,中国员工仍然提升缓慢,朱民认为主要原因是中国人不够关心世界。

  "中国人不能只关心中国人的事情,还要放眼世界,关心世界,"朱民如是说道:"中国的地位现在在世界上举足轻重。以前世界是讨论中国的时候才会讲中国,现在是讨论世界的时候就会讲中国。"

  "我遗憾未能对未来世界经济的不确定性提供解决方案"

  谈到在 IMF 六年的工作,成就之余毕竟留有遗憾。朱民谦逊地指出在 IMF 他还有很多未尽的事业,要说遗憾的事情可谓比比皆是。

  " IMF 在不同国家员工的收入不均衡的问题一直是我想解决的,但是两年多来进展很慢,"朱民谈到:"像利比亚和叙利亚这样的国家,由于战乱,当地员工收入水平很差。我们寻求对他们进行金融补助,但是受到了一些阻碍。"

  另外 IMF 在对新兴国家的要求,比如在流动性、国家安全网络的建设和对低收入国家的理解和支持方面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他还谈到负利率带来的许多问题和经济结构性改革所面临的挑战都是 IMF 亟待解决和面对的,但是他本人自愧没有这个经历继续发挥余热。

  "未来世界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带来的低增长、低利率、低通胀、低投资和低工资水平会带来很多潜在的问题。我很遗憾不能在任期之内帮助解决这样的问题。"朱民说。

  IMF 挑战我的技术和业务能力

  朱民还向记者分享了他在 IMF 工作期间遇到的挑战。他认为挑战一方面在技术层面,另一方面则是业务能力。

  "在 IMF,大家讨论问题一般都不会超过一小时,没有废话,这需要你对理论很熟,大家都假设你对理论早已烂熟于心,"朱民回忆起自己的读书时光:"我读书的时候在理论上没少下功夫,但是刚到 IMF 时还是感到了不适应。这里要求你知识的广度足够广,而且只懂外交和政策还不够,还要要紧跟最新的信息,不断更新自己。"

  在业务方面,朱民感受最深的是要求注意力的集中和适应工作内容的迅速切换。"我没有任何的社交网络账号,我把我的所有精力都放在关心和处理最重要的事情上,这让我很集中,"朱民说:" IMF 让我更好地管理我的时间,或者说是更好地管好了我自己。如此才能让我更快地适应这里的环境。这需要有自我敦促的意识,对个人是很好的训练。"

  回国致力于公益事业

  解甲归田的朱民表示回国以后就会退休,但并不会闲着。余下的时光会一心投身公益事业,并有意以母亲的名字创立一个基金,主要援助对象是穷人家的孩子,帮助他们上学。

  "中国在科举的时代还能够做到选贤认能,但现在更多的是一个拼爹的时代,"朱民揭露中国的社会真相:"农村穷人家的孩子觉得永远比不上城里的孩子。即使上了大学也找不到好的工作,还不如不上大学直接工作。"

  为了对中国教育和就业机会不均衡现状的改变尽一丝微薄之力,朱民决定先从援助贫困大学生做起,帮助他们走进和留在大学校园,但具体的计划他坦白现在还不是很清晰。

  背景资料

  朱民,IMF 全球副总裁,复旦大学杰出校友;约翰斯 · 霍普金斯大学经济学博士。2003 至 2009 年,任中国银行副行长;2009 年 10 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2010 年 2 月 24 日,兼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特别顾问。主要从事国际金融、银行业务和宏观经济方面的研究。2011 年 7 月 13 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正式提名朱民为 IMF 副总裁。7 月 26 日,他正式出任该组织 ( IMF ) 副总裁职位,成为史上首位进入 IMF 高层的华人。

  IMF 现有四个副总裁,朱民的继任者将是现任中国央行副行长张涛。

  张涛,1995 年 1 月至 1997 年 6 月,在世界银行总部 ( 华盛顿 ) 的政策研究局任经济学家,研究领域包括孟加拉国、中国、印度、俄罗斯和美国的金融和财政政策,以及收入分配和收入不平等问题。1997 年到 2004 年,作为亚洲开发银行总部的高级经济学家,主要负责亚洲开发银行在阿塞拜疆、印度、印度尼西亚、哈萨克斯坦、马来西亚、菲律宾、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等国的经济研究和援助项目。自 2004 年起任职于中国人民银行,从事宏观经济和金融政策研究,货币与金融统计和分析、金融系统和金融风险评估、国际经济政策协调以及区域经济合作等相关工作,历任人民银行研究局副局长、 国际司副司长、调查统计司司长、国际司司长兼港澳台事务办公室主任。2011 年 9 月至 2015 年,经国务院任命,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 IMF ) 中国执行董事。2015 年,任中国人民银行条法司司长。2016 年 4 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2016 年 5 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


转帖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