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积极货币政策能产生的效果空间越来越窄

2016-03-24 23:23 武汉新闻网 编辑:香楚君 网友阅读

  凤凰财经讯 2016 年也许注定会是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面临着经济增速换挡、结构调整阵痛、新旧动能转换的"三期叠加"。2016 年是供给侧改革元年,我们开出了"供给侧改革"药方来向结构性改革发力。那么从前引领我国经济走了三十多年的"三驾马车"现在是何角色?新年伊始,进出口下滑、楼市高烧,我国房地产与外贸何去何从?未来我国在去产能过程中又如何解决地方债问题?近日,凤凰财经对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EMBA 中心主任刘俏教授进行了专访,为以上几个问题把脉建言。

  凤凰财经:从前"三驾马车"带领着我国经济高速增长了三十年,今年我们特别强调供给侧改革,这是否意味着"三驾马车"已经淡出了中国经济的舞台?

  刘俏:"三驾马车"本身是一个需求侧的描述方式,它是短期的东西。我们现在发现,中国经济面临一个长期性的问题,未来再要保持一定的增长速度就不能再依靠以前的那种要素投入了,我们需要提高劳动生产率、全要素生产率、资本投资效率。如果还讲"三驾马车"的话就把这些问题掩盖掉了,它现在作为思考问题一种框架已经过时。另外,从前我们是稀缺经济,只要东西生产出来了就会有需求,然后分配到这三个方向,而现在我们已经产能过剩、库存很多,这个时候如果再讲需求,意义不大。我们该强调有效需求。

  凤凰财经:现在人们对我国进出口下滑这一现象非常关注,以前进出口是我国经济增长的一个主要动力。去年我国进出口下降 7%,今年 1、2 月份的数据进一步下滑。您怎么看待咱们目前外贸下降的问题?

  刘俏:现在我们的经济在转型,一个趋势就是,传统的那种依靠固定资产投资、某些产业大量出口来拉动经济增长的模式对当前经济增长的驱动力在减弱。进出口本身对经济的贡献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大了,它带来的更多是就业的问题,毕竟我国进出口行业大部分是劳动密集型的。对于目前的进出口问题,我倒不觉得它会对经济发展本身、GDP 产生很大影响,但我最担心的是它造成的连锁反应,如就业,要好好解决这个问题。

  凤凰财经:目前,咱们国内采取一个稳健略宽松的货币政策是为了给今年的供给侧改革营造环境,而如今大城市楼市高烧如此厉害,会不会又使一部分资金流入楼市?有人认为,咱们此次多发的货币很多被楼市吸收,未流入实体经济,也未传导到 CPI、PPI 等,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刘俏:没错,很多流入楼市了,这就是我为什么特别强调制度基础设施建设的一个很重要原因。微观基础如果很脆弱的话,单独靠一个宏观政策,尤其是货币政策去调控,实体经济必然有这样的风险。目前阶段我们的确需要做一些短期的需求管理,但是给定我们的这个微观基础本身有很多问题,也很脆弱。好的企业少、普遍投资回报效率很低的话,那么这种情况下钱能往哪去呢?为了高回报钱一定是往投机的地方走,现在股市不行,自然就往房市走。

  中国经济现在最尴尬的情况就是,我们现在还不得不用比较积极的货币政策,但这个积极的货币政策能产生的效果空间越来越窄,这个非常窘迫。原因就是我们以前该做结构调整、制度改革的时候没有去做,现在到了买单的时候。所以现在进行结构改革非常迫切。

  凤凰财经:今年去产能和清除僵尸企业是重要任务之一,我们也看到,政府在这方面决心很大,但这一定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也会带来许多问题,比如地方政府不良资产与债务的处置,在这方面您有什么建议?

  刘俏:我们国家的地方政府是经济角色比较明显的地方政府,是企业化的地方政府。那既然是企业化的地方政府,就应该按照市场的游戏规则来。所以我认为地方政府应该引进市场机制,债务上不应该再用简单的"配额制"、或者"一刀切"的行政管控方式,应恢复市场化的模式,不要去过多干预。

  凤凰财经:具体应该怎么做呢?

  刘俏:首先,地方政府把资产负债表做出来,也就是地方政府的资产负债表,像企业一样,这样便于动态监控地方政府融资能力和债务管理能力。另外,我们建议,编制这个资产负债表,不是对历史资产负债情况做一个描述,也要对未来做一个前瞻性的判断,根据当地的地方政府对未来经济和宏观经济变化、财政和金融的判断等等。这样我们可以对资产负债未来的动态演变做一个判断。

  第二,让市场来定价,地方政府发债的话利率是 10% 还是 5% 让市场来定,不要让地方政府去博弈。我们需要以市场化的资本成本去引导地方政府进行合理的投资。所以用市场力量去确定合理的地方债务水平,定一个与地方风险相匹配的地方债定价,来优化地方政府的投融资行为模式。


转帖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