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地王、王健林的高亢和任正非的迷茫(2)

2016-06-07 11:18 武汉新闻网 编辑:香楚君 网友阅读

  

疯狂的地王,疯狂的地王,任正非的迷茫

 

  资产价格与币值稳定

  关于房地产暴涨,我在前不久已经写过《房价涨得再高,人民也不会给你发奖的 》和《用怎样的社会主义约束资本狂潮中的房价》两篇长文,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既然我们没有像德国那样,让房地产走上一条公共福利型道路,而走上了经济支柱型和投资拉动型道路,在获得“一业带百业”繁荣效应的同时,就必然承受资产泡沫、贫富分化、饮鸩止渴之痛。德国制造和中国房价一样昂贵,德国房价和中国制造一样便宜,这就是不同的道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结局。

  这里,我有一个新的认识,就是中国地价、房价的暴涨,将伤害人民币币值的稳定性,最终损害整个经济大局。

  举个例子,上海浦东花木镇有一家人住在100平方米的住宅里,10年前的价格是140万元,孩子那年考上美国芝加哥埃文斯顿市的西北大学,发现在学校附近,面积差不多的公寓价格也就20多万美元。10年过去,花木这套房的价格攀上了600万,而埃文斯顿那里没涨多少。花木家庭开始算账,能不能把这套房卖了,到埃文斯顿跟孩子过,可以买3套,租出去2套,手里还能有180万人民币,何乐不为?

  

疯狂的地王,疯狂的地王,任正非的迷茫

 

  当然,由于换汇管制等原因,这不会轻易发生。

  但这个例子说明了什么?说明,当以人民币计价的房地产暴涨时,如果中国的劳动生产率和人均可支配收入没有相应地提高,和资产价格的升幅相匹配,从而让人们愿意继续安居乐业,那么,人们就会开始琢磨利用资产泡沫,进行跨境套利。

  最近几年有很多朋友办理移民,一位朋友的夫人和女儿移民温哥华,他还在上海做企业,他说一旦最后入籍,教育和医疗都是全免,为什么不买张这样的船票呢?

  谁都知道股票是怎么见顶的,从少数人坚决抛盘离场,慢慢波及到周围。中国的金融体系越来越深地被房地产拴住,只要还在涨就继续输血,可要是见顶那一天来临呢?

  中国的外储已经在下降,假如资本项目开放,人人可以换汇,简单的算术题,没多久就顶不住了吧。

  以人民币计价的资产价格的非理性上涨,最后反而会使得人们抛弃人民币。那样的话,还谈什么人民币国际化,谈什么和美元一样成为世界货币?

  炒股,炒楼,其实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炒货币”,失去对自己货币的信心。靠管制虽然有效,但不改变人的预期的话,总是有办法翻墙的。

  熟悉外商直接投资的人都知道,外商在中国很少添置物业,都是租,因为长期投资的目的是投资中国经济,投资中国成长,而不是投资中国的资产和货币。但是,如果整个经济都被资产狂潮裹挟,资产波动影响到实体经济,提前终止应有的“成长型繁荣”,那么,这些长期投资也可能转身就走,人民币资本项下大逆转,人民币受得了吗?

  不好好促进经济转型和创新驱动,不争取比美国更快的生产率的提高,陷溺于资产驱动性增长,可以预言,不出几年,人民币的贸易吸引力和投资吸引力都会下降,人民币本身将难以成为世界货币。

  

疯狂的地王,疯狂的地王,任正非的迷茫

 

  为什么王健林很高亢

  中国首富王健林前不久在《对话》隔空喊话上海迪士尼,说有万达在,上海迪士尼20年内赢不了利。在2016年集团年会上,他说:“全世界除了美国的迪士尼,还没有其他国家的重大文化产品能向全球出口,而且迪士尼做了半个多世纪,全部项目加起来没到两位数,万达城品牌一定要超越迪士尼,走遍全世界。”

  

疯狂的地王,疯狂的地王,任正非的迷茫

 

  王健林理解的文化产品,大概不包括英国的音乐和音乐剧,加拿大的太阳马戏,韩流和日本动漫,而都是有形的乐园。我在《致王健林书:万达式扩张狂飙该歇歇了》一文中评述了万达商业的财报,指出,万达商业当期利润的一半左右来自“投资性房地产公允价值的变动”,通俗些说,就是公司自己开发和运营的那部分持有型商业物业的账面升值。

  今天,当如此多的地王纷纷出现时,我猜王健林心里应该在微笑,水涨船高,公允价值继续上升,天上掉下新的利润馅饼,感谢央企出手啊!万达商业的股东已经提出从香港退市,准备转A。

  王健林的首富之道,在很大程度上是坐地生财的结果。越是坐地,越是圈地,就越是挣钱。万达最大化地占有土地资源,不知道搞了多少地多少项目。怪不得根本就不把迪士尼放在眼里,搞了半个多世纪还没搞出十个!真笨!

  几年前,有一家跨国公司中国区的 CEO 问我:为什么中国国有企业那么注重资产规模?他说,世界上最有价值的那些公司,比如Facebook、Google和苹果,它们有多少有形资产呢?更多的是无形资产,也就是没有实物形态、但是可辨认(可认列)的非货币性资产。比如硅谷企业的并购,花1000万美元收购一个公司,办公设施等有形资产很少,主要是为了收购人才、专利技术和用户份额。

  当时我回答他:“形成资产的途径是负债,国企比较容易获得贷款支持,钱又便宜,不用白不用,资产扩张没有金融制约。而且规模越大,影响力越大,升迁的可能性也越大。”

  其实,民企也是非常注重资产规模,特别是土地储备的。王健林非常聪明,他看透了中国增长、政府参与、金融抬轿所内蕴的资产升值机会。地就是财,地就是金融,地就是政府永远喜欢的宝,地就是一切。

  

疯狂的地王,疯狂的地王,任正非的迷茫

 

  我相信上海迪士尼一定成功,但我相信王健林也能赢。表面看是全世界最大的商业地产商对决全世界最大的IP工厂,其实是两个世界的故事,完全不一样的。